不世醫婿第1章 絕情

-小說主人公是李默凡,楚若璃,書名叫《不世醫婿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葉隨風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...

“玉霜,我回來了,我終於拿下和劉老闆的合同了!”

豪華彆墅,李默凡一臉激動向著樓上跑去,卻發現保姆宋媽神情緊張的站在房門口。

“宋媽?你在這裡做什麼?玉霜在裡麵嗎?我有好訊息和她說。”

宋媽麵容古怪:“默凡,你先出去轉一圈再回來。”

“轉一圈?為什麼?”

李默凡忽然臉色一變,剛剛他在彆墅門口看見了趙家少爺,趙明睿的車。

而趙明睿和他妻子陳玉霜一直有傳言不清不楚。

“宋媽……是不是趙明睿在裡麵……”

李默凡像是被抽掉了骨頭,踉蹌著後退了兩步,倚靠在欄杆上。

宋媽不耐煩道:“讓你出去轉一圈你就出去,問這麼多做什麼?”

這時房間裡傳出對話。

“趙少……先等一下,我好像聽到了李默凡的聲音,我出去看看。”

“等什麼等!給我趴好,一個廢物慫包,回來了又能怎麼樣?寶貝,我其實一直都想看看他親眼目睹我乾你時的表情,哈哈!”

李默凡渾身顫抖,腦海中空白一片,那一字一句像是一聲聲炸雷響徹腦海。

不知哪來的勇氣,他推開宋媽,紅著眼一腳踹開房門。

房間裡,男上女下。

李默凡再也忍不住淚水的滑落。

他的妻子,他的女神,他發誓要用生命去守護的女人,

如今卻像條狗一樣被人玩弄。

“為什麼!”

李默凡癱軟在地,聲嘶力竭。

陳玉霜慌亂的扯過毛毯想要遮掩身軀,卻被趙明睿一把扯開。

“寶貝,這廢物居然問你為什麼,哈哈哈,你們倆結婚一年多,他不會連你的床都冇上過吧?”

陳玉霜眼神逐漸冰冷。

“李默凡,彆忘了你的身份,如果你想繼續享受我陳家給你的一切,那就給我滾出去,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冇發生過!”

趙明睿邪邪一笑,用力挺腰,陳玉霜那白皙的臉頰頓時飛起一抹紅暈。

“寶貝,讓他出去多冇意思,就讓他在這裡看著,我倒想看看,他會不會被氣的暈過去。”

陳玉霜嫵媚的瞪了他一眼:“趙少,想不到你這麼壞……”

李默凡攥緊拳頭,往事浮現,但每一幕都像是一把尖刀深深紮進他的心臟。

陳玉霜嬌喘著譏諷: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你有什麼資格做我老公?你連趙少的一根毛都比不上!”

“你除了吃我家的,住我家的,還能給我陳家帶來什麼?我告訴你,趙家已經和帝都孫家達成了戰略合作關係,你知道趙少現在身價多少億嗎?”

“一百五十多億!哪怕就是零頭,你這廢物都得奮鬥幾輩子!”

李默凡抬起頭,麵目猙獰:“陳玉霜,你我夫妻一年,我問你,你心裡可曾有過我?!”

陳玉霜一陣嬌笑:“你為什麼會問這麼白癡的問題?你記住,從你入贅那天開始,你,李默凡,不過是我陳家的一條狗!不,你連狗都不如!”

趙明睿還在繼續著自己的動作,在李默凡絕望的注視下長舒一口氣。

起身胡亂扯過一條毯子圍在腰間,他點了根菸來到李默凡麵前。

“小子,我要是你啊,現在就找個地方上吊算了,你說你活著還有什麼意思?你覺得陳家不知道玉霜和我的關係嗎?”

一股煙氣吐在李默凡臉上,趙明睿笑著搖了搖頭:“對了,忘了告訴你,其實你和玉霜結婚的那天晚上,你喝醉了,陪玉霜入洞房的,其實是我啊,哈哈哈哈!”

李默凡瞠目欲裂,他隨手抄起地上的皮帶就向趙明睿揮去。

“畜生!王八蛋!我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!”

趙明睿輕鬆躲過李默凡揮舞的皮帶,翻手抓住一把奪過,

他一腳將李默凡踹倒在地,用皮帶勒住他的脖子,踩著他冷冷道:“和我動手?老子我空手道五段,捏死你,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!”

李默凡額頭青筋暴起,臉掙地通紅,雙目佈滿血絲。

他死死盯著不著寸縷的陳玉霜。

趙明睿說的冇錯,結婚一年他的確冇上過陳玉霜的床,因為他想努力,想讓自己足以配得上這個陳家大小姐,

但誰能想到,他所珍視的寶貝,竟早已被人玩爛!

陳玉霜眼看李默凡兩眼上翻,儼然一幅快要斷氣的樣子,

這纔開口道:“算了趙少,這樣的廢物死在我陳家太晦氣。”

趙明睿笑了笑,這才鬆開手,在李默凡大口喘氣的時候冷不防一腳踏在他的背心。

李默凡哇的吐出一口鮮血,趴在地上臉色蒼白,再也冇有開口的力氣。

趙明睿冷笑一聲,對著李默凡吐了口唾沫。

轉身道:“宋媽,讓人把這垃圾丟出去,我覺得現在心情不錯,還能和你家大小姐再來一次。”

宋媽一臉堆笑的走了進來:“趙少到底是年輕人,身體就是好,我這就把這廢物丟出去。”

彆墅外,幾個黑衣保鏢丟垃圾一般將李默凡丟在了馬路邊,一人又踹了兩腳。

“呸!什麼玩意兒?”

“就是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,居然敢和趙少出手。”

“天生烏龜命就做好烏龜,知不知道武大郎是怎麼死的?”

“算了彆去管這廢物了,反正跟著趙少以後咱們兄弟幾個吃喝可就不愁了。”

“真不知道老太爺怎麼能看上這麼個廢物做女婿。”

一道陰影投在李默凡身上,是陳玉霜的母親於子蘭。

李默凡艱難的抬起頭,萬般酸澀和委屈化作一聲帶著哭腔的呼喊:“媽……”

但於子蘭的目光比陳玉霜還要冰冷。

“我一直都不同意你和玉霜的婚事,若非是玉霜爺爺態度強硬,你覺得就憑你這個一無是處的廢物,能進我陳家的門嗎?”

“看看你的廢物德行,我告訴你,玉霜和趙少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,哪怕你今天不鬨,我也會讓你滾蛋,作為陳家的話事人,我決不允許任何人阻攔我陳家崛起!”

說著,於子蘭從包中掏出一張銀行卡丟在李默凡麵前。

“彆說我陳家欺負人,這卡裡有十萬,從今以後有多遠滾多遠,若是再敢出現在玉霜麵前,那可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
李默凡心中一片冰冷絕望,抬起頭,用儘最後一絲力氣說道:“我不要你們陳家的錢,把我爺爺遺物還給我,從此,我李默凡與你陳家再無瓜葛!”

頓了頓,他凝視著於子蘭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下次再見之時,便是陳家破敗之日!”

“廢物果然會說廢話。”

於子蘭翻了個白眼,從包裡翻出一塊玉佩丟在李默凡麵前。

“一塊幾百塊的破玉佩,也就你把他當個寶貝,快滾,要死也給我死遠點,彆死這裡給趙少添堵!”

撿起玉佩,李默凡踉蹌著爬了起來,他擦去嘴角鮮血,攥著玉佩艱難的向前走去。

父母早亡,是爺爺一手拉扯李默凡長大。

但爺爺在半年前因病去世,

如今的他已經徹底無家可歸,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又能去哪,

他隻知道向前走,離陳家越遠越好。

但身體的傷加上精神上的絕望,他走了冇幾步就暈倒在了路邊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