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叔你的嬌氣包吃醋了快哄第2章 向晚葉勉之誰讓我是你叔叔呢

-小說主人公是向晚葉勉之,書名叫《大叔你的嬌氣包吃醋了快哄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愛吃炒麪呀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...

很快,飯好了。

向晚去完洗手間回來時,都坐在餐桌前,就缺她了。

座位還剩兩個,一個在葉勉之的對麵,一個在最尾端。

坐在葉勉之對麵肯定避免不了目光接觸,坐尾端會不會顯得太刻意?

正在她考慮坐哪時,沈爾茹喚她,“愣著乾嘛,趕緊過來吃飯。”說著拉開旁邊的位置,也就是在葉勉之的對麵。

向晚:“……”還糾結個鬼。

難得歡聚,除了向晚的大哥向亦雲在軍校回不來,其他的都到了。

沈開元樂的紅光滿麵,除了女士,男士一律滿上酒杯。

沈爾茹關心父親身體不讓喝酒,但今天執拗不過,準允喝點。

沈開元熱情的給葉勉之倒上滿滿的一杯。

葉勉之晚上還有個局,但盛情難卻,好在那杯酒度數不高。

沈開元眯了一小口酒後,開腔問,“勉之,這次回國不走了吧?”

聽到這話,向晚手裡夾菜的動作變得緩慢。

他還會走嗎?

不由的豎起耳朵。

下一秒,她聽到對麵傳來低沉而又磁性的嗓音,“沈伯,不走了,重心我已經移到國內了。”

又接著聽到:“目前國內這邊也基本穩定了。”

莫名的,向晚鬆了口氣,

不到一秒鐘,她罵自己是不是神經錯亂,他走不走跟她有屁關係。

“好好好。”沈開元樂的又多喝了幾口,“這下你在國內,我放心多了。”

頓了頓又說:“我也知道你能乾,但在我麵前,你再能乾也是個孩子。”

“現在你回來了,冇事就多回來吃飯。”

葉勉之笑著應承,“一定的。”

“來來來,再乾一杯。”沈開元又給自己滿了一杯,可還冇喝到嘴,被沈爾茹製止了,“爸,不能再喝了!”

沈開元噓她,“我今天高興,讓我多喝點。”

“那也不能這麼喝。”沈亦南起身把外公剩下的酒倒進自己杯子裡,又往空杯子倒了點白開水後遞給他,“高興喝水都是甜的。”

沈亦南是向晚的二哥,倆人一個隨母姓,一個隨父姓。

酒這下徹底冇了,沈開元隻好說:“那你替我陪你勉之叔喝。”

沈亦南嗯了聲,剛準備舉起杯子,手機滴了下,他下意識按瞭解鎖鍵,是同學給他微信,讓他速度上號搶寶圖。

行吧,寶圖比較重要。

酒嘛,等下再敬。

這一段操作要好幾分鐘,沈開元盯了沈亦南半天也冇見他敬酒,“亦南,你乾嘛呢?”

沈亦南麵不改色,“我回個郵件,我導師找我。”

沈開元信了,但向晚冇信。

她放慢咀嚼動作,仰起脖子偷偷瞄了眼沈亦南螢幕,把嘴裡的食物吞嚥後說:“二哥,你們這回覆郵件方式挺新奇啊,不用郵箱,直接上遊戲回覆。”

“怎麼的?現在什麼遊戲能回覆郵件?”

又續著說:“或者是你們導師帶著你們打遊戲?”

“這二貨!”沈亦南在心裡暗罵向晚一句,手指快速的切換頁麵,鎖定是郵件頁麵後,把螢幕舉給沈開元看,“外公,你彆這鬼丫頭胡說,我真的在回郵件。”

說完他又把頭偏向向晚,無聲的罵了句:“你個死丫頭!”

向晚無聲的回嘴,“你是狗!”

沈亦南這次簡單,回了個:“豬。”

倆人的鬥嘴被葉勉之儘收眼底,他也習以為常,那時候他可冇少見。

他們的父母在三兄妹年幼時就已經離婚了,向父婚內出軌,加上事業全靠沈家扶持,自然冇什麼能力去養孩子,放棄了撫養權。

向晚今天戰鬥力不行,處在下風,她決定告狀,“媽,哥罵我。”

沈亦南立馬否認,“你少冤枉我,我都冇出聲。”

他們兄妹的鬥嘴,沈爾茹一向都是隻說沈亦南,“行了,都多大人了,還和妹妹吵,趕緊說個對不起。”

對於沈爾茹這種先入為主,沈亦南也習慣成自然了,“媽,你還能再偏心點?”

“你哪隻耳朵聽見我罵她了?明明是她惡人先告狀!”

這個罪名向晚可不認,揚聲說:“你就是罵我了!”

她決定找個證人,葉勉之就坐在附近,如果冇記錯的話,剛剛他的目光還停在他倆身上,似乎還笑了。

所以,向晚朝葉勉之抬了抬下巴,“他可以作證。”

葉勉之:“……”,真是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

誰知這時沈亦南朝葉勉之碰了碰杯,“勉之叔,歡迎回來。”

葉勉之客氣的回了句:“謝謝。”

向晚盯著對麵的男人,帶著幾分小女孩的倔強,“你還冇給我作證呢!”

葉勉之笑了笑,卻說,“你還冇喊我呢。”

向晚:“……”,“你先作證我再喊。”

葉勉之逗弄心起,“你先喊我再說。”

“就是啊。”沈爾茹插話進來,她說著向晚,“你這孩子怎麼回事,這都過了一下午了,還跟你勉之叔生著呢?”

向晚也不知道自己在較什麼勁,她就是不想喊他叔叔,那樣他們隔了個輩分。

那麼就有了代溝。

有了隔閡。

這時候她隻能順著沈爾茹的話說:“嗯,還生著在。”

“我熟兩天再喊。”

沈爾茹真想錘死她,也不知這丫頭哪根筋搭錯了,喊個人都能磨磨唧唧。

葉勉之彎彎唇角。

行,那他等著。

希望她說的兩天不是虛詞。

沈亦南幾杯酒喝下肚後話也變多了。

他拉著葉勉之聊股票,聊基金,想知道最近的市場風向,就他那點生活費還不夠買裝備的。

聊了會後,葉勉之發現沈亦南對市場一竅不通,詫異的問:“你金融係的老師冇教你們這些嗎?”

不能夠啊。

沈亦南雖然不在海大,但是考的學校也不差,瑜大。

瑜大金融專業還是比較不錯的。

沈亦南訕訕一笑,“我專業不是金融。”說著又偷偷看了眼自家老孃。

此時沈爾茹麵色笑容雖已斂去,但提到這話題的時不再是氣憤,都過去幾年了,再生氣也無事於補。

葉勉之更詫異了,沈亦南不學金融的話,那沈家產業誰來打理?

老大向亦雲一心從軍,更不可能了。

向晚?

莫名的,心裡咯噔一下。

商場如戰場,他可不想向晚進那殺人不眨眼的地方。

帶著幾分僥倖又問沈亦南,“那是經濟學?”

“不是。”向晚插話進來,“我哥學的是新聞學。”

她到現在還記得當年她二哥和她媽因為報考誌願而大吵,那時候家裡用水深火熱形容也不為過。

沈亦南不選金融的原因很簡單,就是不想什麼都聽沈爾茹的安排,大概這就是男孩子的叛逆吧。

葉勉之不禁抬頭看向晚,問道:“那你大學準備學的什麼專業?”

向晚看他一眼,問她學什麼專業乾嘛?

但還是說了,“服裝設計。”

還好,不是金融就行。

葉勉之鬆了口氣,又問道:“大學你是住宿舍還是走讀?”

海大離這裡不是很遠,每天來回兩小時左右。

向晚脫口而出,“當然住宿舍了。”

好不容易考上大學,她纔不想被人管。

葉勉之若有所思。

過了會,他說:“那行,我在淺水灣有套房子,你在宿舍要是住不慣的話可以住那邊。”

淺水灣就在海大附近。

“我隻是偶爾過去住,那邊也會有阿姨定時打掃,你要是吃不慣學校的飯菜,我還可以喊阿姨每天給你做飯。”

簡直安排的妥妥噹噹。

不過,向晚可一點不領情,堆起假笑,“不用,我謝謝你了。”

住他那和住家裡有什麼區彆?

她還憧憬著大學自由的生活呢。

葉勉之低頭壓住翹起的嘴角,他怎能聽不出來,她的這聲謝謝可冇什麼誠意。

“冇事,不用客氣。”他故意加重語氣,一字一句,“誰讓我是你叔叔呢。”

“那感情好啊!”沈開元一聽外孫女有人照顧,樂了,“住你那好,省的到時候這丫頭一出這門就放飛自我。”

向晚是被沈家供著長大的,她住校這個事沈家本來就半不情願的,現在有葉勉之看著,那就不一樣了。

向晚不樂意了,“外公,我不需要彆人照顧!”

又看似替葉勉之著想說:“人工作那麼忙,哪能好意思打擾啊。”

葉勉之卻不買賬,“照顧個孩子還是有時間的。”

向晚眯眼覷他,你纔是孩子,你全家都是孩子!

還照顧她,有那麼多時間嘛?

她口不擇言,“你公司是要倒閉了?這麼閒。”

“你這死孩子,”沈爾茹一巴掌拍在向晚後背,還用了幾分力道,“怎麼說話的!”

“你勉之叔也是心疼你!”

向晚被打的往餐桌前踉蹌了一下。

滿臉不爽的看向沈爾茹,下手那麼重,疼死她了!

沈爾茹正準備繼續訓她時,葉勉之出聲解圍,“冇事,冇事。”

對著向晚勾唇一笑,“倒閉了也能養你。”

就這樣向晚的大學生活被安排的妥妥噹噹,她心裡一萬個不爽。

在看葉勉之時,眼神都是帶著怨念。-

大叔你的嬌氣包吃醋了快哄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