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叔你的嬌氣包吃醋了快哄第3章 向晚葉勉之說跟叔叔拜拜

-名字是《大叔你的嬌氣包吃醋了快哄》的小說是作家愛吃炒麪呀的作品,講述主角向晚葉勉之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...

推杯換盞,一頓飯接近尾聲。

葉勉之抬腕看了眼時間,差不多得走了。

他起身告彆,“我先走了,晚上還有個局。”

這下沈爾茹愣了,“那你喝酒了怎麼開車?”

早知道不讓他喝了。

葉勉之解釋說:“我已經喊司機在車上等著了。”

沈爾茹放心了,“那行。”又叮囑他:“常回來吃飯。”

葉勉之點頭應著。

走之前他走到向晚麵前。

向晚下意識站起身,這才發現她纔到他肩膀那,莫名的感覺到有壓迫感,她微微仰頭,語氣帶著幾分防備,“乾嘛啊?”

“不乾嘛。”葉勉之低頭溢位一聲笑,還是忍不住抬手彈了下她的腦門,“說跟叔叔拜拜。”

向晚摸了摸被他彈過的地方,似有似無的觸感,好像還有他手上殘留的餘溫。

她省略了叔叔兩個字,隻對他說:“拜拜。”

葉勉之低不可聞的歎了口氣,算了。

他又和眾人打了聲招呼,這才轉身離開。

不到一分鐘,沈爾茹像想起什麼,趕忙問家裡做飯的阿姨,“張姨,廚房還有冇開封的蜂蜜嗎?有就幫忙找下。”

她想著葉勉之晚上還有個局,肯定避免不了再喝酒。

張姨略頓,“好像有,我去找找看。”說著去了廚房。

很快在儲物櫃翻出一瓶冇開封的蜂蜜,折回客廳後遞給她,“給。”

沈爾茹趕緊拿袋子裝好後遞給向晚,“快給你勉之叔送去,他晚上還有應酬,估計又免不了喝酒。”

向晚不想送,所以冇接,“乾嘛我送啊?”

她不想送的原因很簡單,送東西給他就會意味著兩人獨處,雖然時間不長,但她就是彆扭。

就像當年他考GPA和GMAT,但凡提前告訴,讓她有心裡準備,也不會至於像今天這樣。

那種感覺就像一條狗好不容易親近主人了,結果主人有一天告訴它,他要走了,而且歸期不定。

而她就像那條狗樣,被他遺棄。

雖然葉勉之後來給她電話,但每次說來說去都是問學習情況,考了多少名,難道他們之間除了問學習就不能說彆的嗎?

她想知道他在國外的生活,想知道他過的好不好,可這些他都冇說過,就算她主動問起,都會被一筆帶過。

她感覺他在應付她,是大人對小孩子的那種應付。

慢慢地,不再去接他的電話,也把對他的記憶封存。

沈爾茹見向晚杵那不動,炸毛了,“快點去,要不人一會走了!”

向晚攏了攏思緒,指使沈亦南,“你讓二哥去,他跑的快。”

沈爾茹回頭看了眼沈亦南說:“你看他那樣能跑嗎?”

確實,沈亦南晚上喝了不少,此刻能站起來就不錯了。

沈爾茹又把袋子往她身上一扔,“麻溜點。”

向晚不情願的接過,往庭院走去。

出了門口,她看到葉勉之已經打開後車門準備上車,她邁著嗓子,“誒,等下。”

清脆的嗓音順著風,刮進葉勉之耳裡。

他駐足轉身看著一路小跑過來的向晚。

夜晚,熱度已褪去大半,一陣陣涼風吹過,驅散了白天的餘溫。

同時,風也吹起女孩的裙襬,昏暗的路燈照在她身上,宛如夜間精靈。

時隔經年再見,葉勉之不得不又一次感歎,當年的小女孩確實長大了。

他還在恍惚時,向晚已經站到麵前,她把手上的袋子舉了舉,“這是蜂蜜,媽媽讓我給你的。”

葉勉之冇接,就這麼看著。

他注意到她剛剛的稱呼。

現在他連名字都不配有了,隻有一個誒字了。

向晚一頭霧水,這男人怎麼了?

這麼盯著她乾嘛?

轉念一想,難不成臉上有東西?

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臉蛋,怕漏掉,大範圍的掃了幾圈。

也冇有什麼異物啊。

正想開腔說話,葉勉之笑了,“冇臟東西。”

向晚咕噥道:“那你這麼看**嘛?”

葉勉之:“看你美,行不行?”

對於他這個評價,向晚還是比較認可,她對相貌一向比較自信,毫不謙虛的接受,“謝謝誇獎。”

往而不來非禮也,也回了他句:“你也不差。”

怕對麵察覺到自己敷衍,又補了句,“挺帥。”

葉勉之順著杆子往上爬,“那想不想擁有個帥氣的叔叔?”

末了,尾音上調,加了個“嗯”字。

又來了,又來了,今天他跟這個稱呼杠上了?

向晚無語,懟他,“你一大男人乾嘛這麼斤斤計較。”

葉勉之大概是被她氣笑,笑聲低低沉沉。

向晚不禁抬手扯了扯自己的耳垂。

媽的,長的帥聲音還好聽,真要命。

“還攻擊性彆了。”

向晚:“……”,

她詞窮了,把袋子往車上後座一丟,“我走了,再見。”

正準備轉身跑,被葉勉之喊住了,“等等。”

隻見他從側兜掏出手機,“你微信號多少?”

向晚詫異,脫口而問,“你一個老闆也還用微信?”

“你們老闆不是都忙著賺錢?”

葉勉之看她一眼,慢悠悠的說道:“老闆也要吃飯,喝水,睡覺。”

又問了遍,“微信號多少?”

向晚冇帶手機,掃不了。

她報了一串數字,“我手機在客廳,一會回去再加。”

他嗯了聲,操作完後,強調了遍,“記得加。”

向晚點點頭。

走之前,葉勉之揉了揉她的發頂,“回去吧,替我謝謝你媽媽。”

向晚擺擺手,“再見。”又關心的提醒了句:“記得喝蜂蜜水,解酒的。”

葉勉之露出老父親的笑容,總算還有點良心。

車子發動,汽車緩緩駛離院子。

車尾燈由大變小,漸行漸遠,逐漸消失在月色裡。

向晚回到房間先是惆悵了會,然後纔去了洗手間。

她垂眼擰開水龍頭,捧了把冷水潑上臉,一次似乎不夠,又反反覆覆潑幾次。

一切那麼的不真實。

洗完澡後,已經快十點了,她冇什麼睡意,眼睛盯著天花板,白熾的燈光有些晃眼,她又闔上了眼皮。

如果不是他的微信躺在好友那一欄,她都以為自己在做夢。

側過身,拿過手機點開微信,又翻了翻他的朋友圈,什麼都冇有。

像賭氣似的把手機往床頭櫃一扔。

關燈睡覺。

冇過一會,向晚又摸過手機,把他的微信備註改為葉勉之。

夜深人靜,幾許繁星陪伴閃爍著,明天應該是個好天氣。-

大叔你的嬌氣包吃醋了快哄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