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孃帶崽逃荒忙手攜物資心不慌第1章 老天開眼了

-主角是夏菡,蕭痕的小說《後孃帶崽逃荒忙手攜物資心不慌》,是作者“顧不換”的作品,小說主要講述了:...

“暈……”

“好痛……”

睜開迷濛的雙眼,夏菡隻覺得頭疼欲裂,嘴脣乾巴,可等看到周遭的景物後,她不由得掙紮起身。

她這是在什麼地方?!

滿目皆是枯黃的野草,地上的泥巴乾涸的都結塊了。

容不得夏菡細想,耳邊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,“妹子,你醒了?”不遠處一位身穿藍色長衫的清瘦男人走了過來。

他麵如冠玉,五官硬挺,穿著青布長衫,身邊還跟著三個孩子,此刻正好奇地打量著她。

演戲呢?

夏菡自幼便跟著家裡學過看相,此刻望見來人,不由得讚歎好一個豐神俊逸的貌美公子哥!

光是這個麵相演古裝,絕對大紅,更何況此人天庭飽滿,地閣方圓,外加上高挺的懸膽鼻,此生定是衣祿不缺!

要不,收入囊中?拐回去當老公?

正當她腦中不停冒著小九九,“爹,她是傻子還不會說話?”

“真可憐。”一側的小孩兒如同大人般搖了搖頭。

“說誰呢!”她可是素來都有小仙姑稱號的極品美女好嘛!

小孩兒見夏菡聲音拔高了,隨即往男人身後躲。

“姑娘,可有不適?”他單手護著孩子,一本正經的詢問,夏菡狐疑地眨著眼睛,正想著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。

腦海中乍然浮現許多不屬於她的記憶,那些碎片如同放映片般過了一遍。

隨後夏菡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,這不是古裝劇組!

她在抓小偷的路上無意中踩塌了井蓋,穿越到了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朝代,還變成了個與她同名同姓的傻子農女身上!

原主跟她同名同姓,自幼父母雙亡,跟著奶奶生活。

奶奶年齡大了,又因為長期乾農活,難免病痛多,臨死之前最掛唸的便是原主。

奈何奶奶將其托付給原主小叔冇多久,村子裡就遇上了這罕見的饑荒。

小叔一家嫌棄女主是個傻的,什麼活兒都乾不好,逃荒的路上愣是狠心將其給撇下了!

原主雖傻卻也有幾分姿色,遇上了幾個流氓險遭調戲,是眼前這位男子救了她。

回憶完,夏菡逐漸將自己從思緒中拉回來。

“是不是餓得厲害?”男子語氣平和,麵露窘迫間抖摟了兩下袖口,從中拿出了一塊青黃色的野菜糰子。

“這年月冇什麼糧食,姑娘將就地吃一些吧。”

說著男子將餅子掰成了四份,將麵積最大的那一塊遞到了夏菡麵前,“謝謝。”她客氣地說了一聲。

一側稍微大點的小男孩兒意外地皺了皺眉頭,男子將其餘三塊分發給了孩子,手中卻空無一物。

“你也吃。”

夏菡過意不去地將自己手上的餅掰開又遞迴男子麵前,這餅子也不知用什麼做的,看著確實冇什麼食慾。

可原主的五臟廟啥也冇有,餓得眼睛看東西都模糊。

“爹,她好像不傻了啊!”穿著杏粉色粗布的小姑娘憋不住地喊了一聲。

男子當即嗬斥,“彆亂說話。”

“姑娘千萬彆介懷,孩子自幼冇娘,野慣了。”

夏菡微微頷首,另外一個小男孩兒又忍不住道,“那爹也不想著給我們找一個!”說罷,還嘟囔著彆過臉。

果真是語出驚人。

倘若不是環境不允許,夏菡險些忍不住笑出聲。

男子被嗆得麵紅耳赤,一行人將餅子慢吞吞吃完後,男孩兒忍不住嚷道,“爹,還餓。”他委屈不已。

小手撫過乾癟的肚子,聲音帶著哭腔。

“來,吃我的。”

夏菡又把餅子遞給了男孩兒,小男孩兒明顯不好意思了,“您吃,小屹不餓了。”他乖巧地推搡著。

男子滿意的連連點頭。

世道如此,成日的吃不飽飯,大人勉強能撐住,孩子卻忍受不了。

大家都是逃難的,他們應該有去處,可她該怎麼辦?夏菡暗自歎氣,想著如果能夠回家,繼續在她750平方的大房子裡躺平就好了。

“姑娘可否有去處?若是順路的話,在下便護送姑娘一程。”男子客氣開口,夏菡搖了搖頭,為難出聲,“我無父無母,不知恩人名諱?”

這男人救了她,還給吃的,在這亂世無疑是正人君子。

“在下嵐山縣人,姓蕭單名一個痕字。”

“蕭痕?”

夏菡呢喃道,腦海中浮現出無數現代時看過的古俠電視劇,蕭痕的樣貌就好似其中行走江湖的大俠。

“我叫蕭風。”

為首大一點的男孩兒也跟著介紹道,略微小的男孩子更是向前走了一步,“我叫蕭屹!”

說罷,還得意地搖頭晃腦。

唯一的小女孩羞紅了臉,靦腆不已,“我叫蕭月。”

孩子果真是孩子,哪怕在極端的年份裡都始終保持著童真,夏菡心中動容。

對於夏菡的回答,蕭痕並不意外,“正巧我要回家,若是姑娘冇有去處,我可捎帶姑娘一程。”

夏菡不可避免地心動了,但也隻有一瞬。

如今這年月,大家逃難的逃難,逃荒的逃荒,日子過得都不容易。

蕭痕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,一個野菜糰子都得分著吃,再帶上她這個大累贅,這日子還怎麼過得了?

想想還是搖了搖頭,“好意心領了,但我還是自己找地方安頓吧。”

她決意離開,蕭痕也不好勉強。

夏菡走得決絕。

然而,還冇走幾步,就聽見身後傳來一聲驚呼:“妹妹!”

“妹妹你怎麼了?”

夏菡轉頭看過去,就見蕭月暈倒在地上,蕭風和蕭屹手足無措地站在邊上。

蕭痕轉身將蕭月抱起來,放在板車上。

夏菡心有不忍,又快步回來,“我幫你吧。”

看蕭痕的樣子,也不太會照顧孩子。

蕭痕之前救了她,還將僅有的糰子分給她吃,現在蕭痕遇到難處了,她於情於理都該幫一把。

“那就,有勞了。”

“月兒身體太虛弱了,你們長途跋涉了?”夏菡隨口問了一句,倒是冇想得到答案,而是繼續說:“想必冇吃飽飯了,營養跟不上,這才暈倒的。”

“你會岐黃之術?”蕭痕推車的速度都慢了點,怔怔地看著坐在板車上抱著孩子的夏菡。

夏菡這纔想起來,原主是個傻子,所以她不應該會的。

她打了個哈哈,“要是有吃的就好了。”

然而,就在此時,她的眼前好像出現了白花花的大米和麪粉,燒餅,燒雞,烤鴨,鹵肉。

我這是,餓迷糊了?

夏菡怔怔地想,要是真的有烤鴨就好了。

念頭一起,她手上就是一重,錯愕地低頭看,竟發現自己手上憑空出現一隻烤鴨。

臥槽!見鬼了!

不對!是老天開眼了。

蕭痕抽了抽鼻子,他怎麼好像聞到了烤鴨的味道了。

夏菡一慌,心念一動,烤鴨又憑空消失了。

心裡忽然安定下來,看來她剛纔看到的那些五花八門的東西,都是真的存在了。

雖然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,但有了這些東西,她在異世的日子也能好過一點了。

此時,板車也到了村口。

一行人到鄉野,冇了官道,路明顯難行了。

夏菡也不好意思繼續坐在車上,“你先停一下,我幫你一起吧。”

她上輩子是個公職人員,雖說日子過得佛係。

可平日裡訓練五公裡下來都不帶喘氣的,奈何原主身子虛弱,夏菡隻能強撐著一口氣將蕭月平放在車上,交代兩個哥哥照顧好妹妹,這才跳下板車,和蕭痕一起推車。

兩個人總比一個人要快上許多。

回來的路上,通過兩人的交談,夏菡也知道,蕭痕此番,是從外邊回家的。

她心下覺得奇怪,這個年頭,大家都往外走逃難也逃生,怎麼還有人從外邊往回走的?

不過這事兒,她到底是個外人,不好插嘴,便也冇有多問。

便是此時,村子裡走出來一個體型乾瘦,滿臉黃氣的年輕人,見到蕭痕時,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快步迎上來,“蕭大哥,是你回來了嗎?”-

後孃帶崽逃荒忙手攜物資心不慌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