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神道四境

-

蘇奕怔住。

眼前的女子,清美絕俗,空靈出塵,美麗得令人心顫,稱得上姿容傲絕,風華蓋世。

縱使一襲簡樸素淨的麻衣,也難掩她一身的靈秀神韻,任誰見到,都會情不自禁心生驚豔之感,不敢稍有褻瀆之心。

可此時,她卻罕見地用一種認真而鄭重的口吻,吐露掩藏已久的心聲,讓蘇奕那平靜的心湖也驟然掀起漣漪。

沉默片刻,蘇奕笑道:“我亦如此。”

是的,不論那種種前世,今世修行至今,羲寧帶給她的感覺最為獨特,一如心照不宣的知己。

聽到蘇奕的答覆,羲寧星眸流轉異彩。

不是含羞帶怯,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歡悅。

“哼!”

羲月神尊忽地冷哼,眼神不善。

她察覺到了蘇奕和羲寧之間有問題,當即把蘇奕叫到一側,單獨對談。

“阿寧把和你認識的一些事情,都已告訴我,我能察覺到,阿寧對你是有好感的。”

羲月神尊神色平靜,道,“說實話,換做你是其他人,哪怕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隻要阿寧喜歡,我也不會阻止。”

“可你不一樣。”

說到這,羲月神尊目光有些複雜,“在神域那些主宰般的大能眼中,不可能容忍你活下去,而阿寧若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
蘇奕道:“我明白你想說什麼,無非是擔心讓羲寧姑娘遭受牽累,同樣,也可能會牽累你們羲氏一族,這樣的後果,你不願看到,羲氏一族也不願看到,對否?”

羲月神尊點頭,“若你真的為阿寧好,最好能和她就此劃清界限!”

“我知道,你執掌輪迴,底蘊逆天,在太和階中就能斬殺下位神,在神域中都稱得上舉世無雙。”

“可這又如何?隨便一個諸天神主,都能輕鬆殺了你!而要知道,視你為眼中釘的,可遠不止一個神主級人物。”

說到這,羲月神尊一聲輕歎,眼神帶著一絲同情,道:“彆怪我說話難聽,在這樣的現實麵前,我和背後的羲氏一族,隻能選擇讓阿寧和你劃清界限。”

蘇奕忽地笑起來:“說完了?”

羲月神尊皺眉道:“看起來,你似乎並未把我的話放在心上?”

蘇奕負手於背,語氣平淡道:“我和羲寧姑娘乃是大道摯友,我尊重你和你們羲氏一族的選擇,可我該如何做,不需要任何人建議。”

羲月神尊臉色一沉,最終卻歎道:“在我證道成神之後,也曾幻想自此以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“可現實終究殘酷,哪怕是神,也要遵循規矩,分清利弊,該低頭時也得低頭,該妥協時必須妥協!”

羲月神尊說著,似有些意興闌珊,道:“換做其他人,我根本懶得說這些,隻希望,你能真正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。”

說罷,她轉身就要離開。

蘇奕忽地道:“我不屑於向任何人證明我的實力,可既然你話都已說到這份上,我倒也不介意告訴你,被你視作不可戰勝的諸天神主,在我眼中,無非是大

道路上的區區一一塊墊腳石罷了。”

羲月神尊一愣,忽地心生荒謬之感。

視諸天神主為墊腳石?

這小子……怎麼就這般狂妄無知?

一時間,羲月神尊都有些後悔剛纔為何要說那些話,眼前這傢夥,分明就不可理喻,根本不值得自己勸說和同情!

她懶得去辯駁,神態冷淡地敷衍道:“且不提其他,你還是先想一想,該如何從紀元戰場活下來吧!”

聲音還在迴盪,羲月神尊已來到羲寧身邊,道:“我們走。”

不由分說,便帶著羲寧離開。

“我姑祖母不信,但我信。”

羲寧冇有掙紮,隻扭頭看向蘇奕,悄然進行傳音,那清麗絕俗的俏臉上,帶著一抹笑意。

蘇奕也笑了,揮手道:“保重。”

目送羲寧和羲月神尊的身影離開,蘇奕招呼了駱天都一聲,“找個地方聊聊?”

駱天都怔了一下,道:“好。”

……

嗤!

補天爐上,紫火蒸騰,正在烤肉串。

補天爐嫻熟地掌控著火候,爐子上的烤肉很快就焦黃流油,滋滋作響,彌散出誘人的香味。

這是先天異種身上的肉,肥瘦相間,蘊含豐沛的大道本源力量,也隻有補天爐掌控的神焰,才能將其烤熟。

一側,蘇奕躺在藤椅中,拎著酒壺,正在和駱天都對談。

“這麼說,無論是何等境界的神祇,當他們的意誌法身降臨這紀元戰場後,實力都在下位神層次?”

“不錯,諸神的力量受製於規則和秩序,他們隻要試圖用意誌法身的力量進入仙界,必會遭受仙界規則的壓製。”

駱天都眼神複雜,“我叔祖的本尊,乃是名副其實的造化境上位神,擱在神域,已是神明中的頂尖存在,可他的意誌法身也不可避免遭受仙界規則壓製,隻能施展出下位神層次的力量。”

蘇奕點了點頭。

神境,分作四個境界。

造物境、造極境、造化境、不朽境!

其中,前三大境界,分彆對應下位神、中位神、上位神。

而不朽境,便是諸天神主級存在!

駱天都的叔祖駱衡神尊,便是一位造化境上位神。

“羲月神尊呢,她的本尊又是何等境界?”

“同樣是上位神,不過,她成神時凝聚的乃是第一階紀元法則,以後足有機會去衝擊不朽境,成為一名諸天神主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蘇奕歎道,“無論是你叔祖,還是羲月神尊,的確都是神道路上的大人物,了不得啊。”

神道四境。

不朽境的諸天神主,已是神域最頂級的巨頭霸主。

而羲月神尊和駱衡神尊,則是僅次於神主的存在,他們在神域的地位,必然遠不是尋常神明可比!

駱天都一陣腹誹,你之前可一點都不把我叔祖放眼裡啊!!現在才知道我叔祖很牛?

想了想,駱天都好心提醒道:“蘇道友,你雖毀掉我

叔祖的一道意誌法身,可千萬彆自傲,意誌法身無非是一股神道力量所凝聚,哪怕毀掉,對我叔祖也冇任何影響。”

“若非受製於仙道規則的壓製,我叔祖的意誌法身,足可發揮出和他本尊相近的威能!”

蘇奕拿起一根烤熟的肉串,遞給駱天都,自己也拿了一串,一邊吃一邊隨口道:“諸神不容我,我亦不容諸神,誠然,現在他們高高在上,遠非我能企及,但以後,我必將他們踩在腳下。”

駱天都:“……”

他狠狠咬了一口塊烤肉,吃得腮幫子一陣鼓脹,歎道:“年輕時候,我也曾幻想有朝一日能淩駕諸神之上,可經曆的事情越多,就越深刻意識到,那高高在上的諸神,是何等恐怖的存在。”

“一如凡夫俗子仰望星空之上,可望不可即!”

說到這,駱天都頓了頓,“不過,我倒是很期待,蘇道友有朝一日能做到這一步!”

蘇奕笑起來,道:“事在人為,隻要秉持道心,孜孜以求,冇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。”

駱天都猶豫了一下,終究冇忍住,道:“諸神的意誌法身,都已駕臨紀元戰場,對你而言,這是一場近乎無法化解的死劫,你……就一點不擔心?”

不等蘇奕回答,駱天都已繼續道:“誠然,諸神的實力隻堪比造物境下位神,可他們掌握著諸般不可思議的神通和禁忌手段,換做真正的下位神在他們麵前,完全就不夠看!”

“當他們下決心要除掉你,那等後果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意思已經表露無遺。

蘇奕飲了一口酒,道:“那你覺得,倘若我踏足太玄階,是否有一戰之力?”

駱天都腦袋轟的一聲,登時明白蘇奕的底氣所在了!

太和階層次,他就能斬神,能擊敗叔祖的意誌法身!若是踏足太玄階,其實力還不知會變強到何等地步!!

旋即,駱天都想起一件事,臉色頓變,道:“蘇兄,有一件事你恐怕還不清楚,諸神的目光早已盯上了你,每當你證道破境,必會引來諸神的注意。”

“也正因如此,和我一樣的那些神子級人物,才能清楚知道,你的修為處在何等層次。”

“而這一次不一樣。”

駱天都的神色猛地變得嚴肅起來,“之前我曾聽叔祖談起,若你證道太玄階,諸神會在你迎來太玄階大劫時,給予你最致命的打擊!哪怕殺不死你,也要阻止你踏足太玄階!”

蘇奕眉頭一挑,被這個訊息驚到。

還有這種事?

看來在以往渡劫證道的時候,那些曾被李浮遊擊退的諸神,明顯不打算善罷甘休,才決定要在自己證道太玄階時下狠手!

最棘手的是,李浮遊的道業力量已無法派上用場。

當證道太玄階時,隻能靠自己!

這等情況下,若諸神不顧一切出手,那的確很凶險,後果也不好預測!

半響,蘇奕有感而發,感慨道:“看來,那所謂的諸神此次為了滅殺我,早已提前做了最周全的準備,我該為此感到慶幸,還是憤怒?”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