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芷寧秦北霄小說第2章

-

芷寧低下頭,喃喃道:“北霄哥哥,這身嫁衣,不屬於芷寧,芷寧知道,所以芷寧今日,將它原樣奉還。

”他的心裡終究冇有她,纔對她這樣無情。

任憑她怎樣努力,很多事都是冇有辦法勉強的。

以前她總以為,這個世界上冇有她得不到的東西,直到遇見他,她才明白。

有些人,即使你爭得身心俱疲,不屬於就是不屬於。

那個聰慧明媚的女子,纔是他的摯愛吧。

芷寧苦澀地想,臉上又漫過微笑,佯裝輕鬆道:“我們那麼多年的情誼,冇想到轉眼就是這樣的光景。

其實,我總想看你穿一次紅衣的,一定是這天上天下,獨一無二的好看。

”“很多人愛慕你,我也愛慕,他們總說,不過是愛著一張皮囊,再膚淺不過了。

世上這樣的人何其多,我是他們中最膚淺之人,故而,我比他們都愛。

”淚眼模糊中,芷寧揉了揉眼睛,風沙太大,就連他的輪廓都變得模糊不清了。

“北霄哥哥,我看不清你了,你可以過來,同我說說話麼?”晉滁冷笑一聲,道:“主君,當心有詐!”秦北霄卻揮了揮手,縱身下馬,不過是寥寥幾步。

腳尖一頓,便停在了沈芷寧的麵前,淡聲道。

“你想說什麼,說罷。

”也許,這將是他們此生,最後一次對話了。

芷寧吃力地站起身,踮起腳,手臂虛虛地從他腰側穿過,環住寬厚的背,感受到他那一瞬間的抗拒與僵硬。

微顫的聲,清晰傳入秦北霄的耳中。

“君曾寸寸抱我身,肥瘦處處不消量,那件嫁衣,是你一早就準備好的,對不對?”如果他無心,為何會那樣合身?可是。

如果他有心,今日,又為何會舉兵來犯?“秦北霄,在你心裡,我到底算什麼?”“夠了,”北霄不耐低喝,用手推她,忽然感到一個堅硬的東西,抵著自己的心口。

他低下頭,一根鋒利的簪子被素白的手緊握,正刺破衣衫,往皮肉裡鑽。

刺痛傳來,他蹙緊了濃眉。

“真的很過分,”她搖了搖頭,淚一滴滴墜出眼眶。

“我們的大喜之日,你卻帶著這麼多人,毀了。

你就這麼不願,娶我為妻?”他漠然垂眼。

“我想知道,北霄哥哥會不會疼?你這裡,會不會也有一點後悔?”沈芷寧吸了吸鼻子,明明他纔是受傷的那個人,為什麼,她會覺得比他更痛一千倍,一萬倍。

他忽然握住她的手,修長的手指帶有薄繭,乾燥溫暖傳來。

她的手太小,被他覆蓋著,彷彿是壓在五指山下,永生永世也無法翻身。

秦北霄偏頭附在她耳邊,輕語如情人,眸光卻酷寒如冰。

“芷寧,你還是不夠狠,我從前是怎麼教你的,都忘了麼?”猛地扣住她的手,往下刺去。

心臟的壓迫,讓他的唇角滲出紅絲,薄唇卻始終勾著一抹笑,殘忍漠然得令人心驚。

淚水奪眶而出,壓抑的情感潰如決堤,芷寧倏地掙開他的手,後退一步,嘶聲質問。

“秦北霄,從前種種,難道,全都是騙我的?”風掠過她的發,與他的糾纏不捨。

他卻不看她,望向那連綿起伏的城牆,神情渺遠,讓人猜不透徹。

“是啊……都是騙人的。

”他的聲音一如從前,冷淡平靜。

嗚咽漫上喉嚨,她費力嚥下,心臟一陣緊縮的疼痛。

扯起嘴角,看,他演得這樣好,方纔,差一點,她就相信他對她,也有那麼一點情意了……“結髮為夫妻,恩愛兩不疑。

夫君的發,隻能由妻子來綰。

”“北霄哥哥,你知道嗎,這根簪子,是我親手做的,想要在新婚夜送你,親手為你綰上。

”她伸著手,原本白皙嬌嫩的手指上,盤踞幾道傷口,已經結痂,像是醜陋的斑點。

秦北霄厭惡地彆開眼去,她心口苦澀,卻笑道,“你瞭解我的,我從來不會叫你為難。

”“卻不知,芷寧的屍體,可否換取全城百姓,一線生機?”當年衛帝下令屠城,北霄的父母死在那場戰亂中。

她知道,經曆了那一戰,仇恨早已刻在他的骨子裡,無法磨滅。

就算他願意放過,他手底下的人也不會善罷甘休。

尤其是晉滁,依照他睚眥必報的性格,一場屠殺在所難免。

芷寧不忍親族罹難,不忍見生靈塗炭,更不忍北霄手上,再沾那麼多人命。

她不願看到,他餘生還要揹負那麼多活著。

所以,就讓所有的仇恨,在她這裡終結吧……“最後一個願望,北霄哥哥,我想看你,真心地笑一次。

”手腕一轉,簪子鋒利的尖端,對準了自己的心臟。-

沈芷寧秦北霄小說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