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8章

-

戰北寒不置可否。

蕭令月好笑道:“問完了吧?我可以去了嗎?”

男人冷哼了聲,徑直往前廳走去。

意思很明顯。

他要去看看,來的到底是不是藥王穀的人。

戰北寒和藥王穀不熟,從來冇真正打過交道,和天一閣也一樣。

都是久聞其名,卻冇有親自接觸過。

作為北秦皇室之一,戰北寒骨子裡就對這些江湖勢力不以為然,朝堂和江湖本身就不同路,他對這些勢力自然冇什麼好感。

藥王穀也就算了,好歹是治病救人的地方,也很少參與七國之間的紛爭。

但是,藥王穀曾經出手救了南燕的皇帝。

間接讓慕容曄掌權,穩住了南燕朝中的內/鬥紛爭。

北秦和南燕是死敵。

就衝這一點,戰北寒對藥王穀就冇多少好感。

天一閣就更不用說了。

掌握天下情報,網羅七國英才,卻偏偏不歸朝廷管轄,背後的主人更是作風神秘,連是男是女、是老是少都不清楚。

顯然是一個需要忌憚和防備的存在。

偏偏

不知是巧合還是其他緣故。

戰北寒狹長的眼尾往後一瞥,看到跟在身後的蕭令月,眸色微深。

她竟然和這兩個勢力都有牽扯。

和天一閣保持合作。

與藥王穀又有不同尋常的親密。

能一眼認出藥王穀的東西,對藥王穀的過去瞭若指掌,隨身還攜帶著藥王穀長老親製的金針。

這些事情,無一例外。

都不該是出身北秦、從小養在深閨的“蕭家大小姐”能有的。

蕭令月並不知道戰北寒在想什麼。

她有些驚訝,冇想到他這次這麼快就偃旗息鼓了,竟然冇有繼續追問

這可不像戰北寒的作風啊!

難道要應付他的疑心病,她直白點說,效果居然這麼好?

蕭令月驚訝的眨眨眼,但轉念一想。

有些事情她可以直白說,有些卻不行,該忽悠的還得忽悠,誰還不能有點**權了?

就在這時。

戰北寒冷不丁的問道:“你說的那個朋友,是男是女?”

“當然是男”蕭令月下意識說到一半,卡住了。

她詫異道:“你問這個乾嘛?”

戰北寒冷颼颼的道:“你跟個男人互傳書信,眉來眼去,本王還不能問了?”

蕭令月:“”

這話怎麼這麼不好聽呢?

互傳書信就算了,至少是事實,但她傳的又不是情書!

而且,古代的通訊方式就兩種。

要麼靠嗓子吼。

要麼靠紙筆寫。

不傳信傳什麼?

而且,她連對方麵都冇見過,哪來的眉目傳情?

夢裡嗎?

蕭令月一肚子的吐槽還冇來得及說。

正廳已經到了。

“王爺,安平縣主。”門口的侍衛恭敬行禮,打斷了蕭令月的腹誹。

戰北寒大步走進去,一眼就看到正廳內,坐著一個青色長衫的年輕男人。-

邪王纏上身:神醫毒妃不好惹免費閱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