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戰神唯一的王妃第2章 冇有月錢了

-主人公叫薛湄,蕭靖承的小說是《做戰神唯一的王妃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明藥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...

薛湄撿來的貓活了過來。

它是因缺水而高燒,薛湄給它輸液,又給它的傷口用藥。它退了燒,傷口亦在慢慢癒合。

救治它的時候,薛湄讓丫鬟婆子們都退了出去,不許人看。

十日後,阿醜的傷口結痂又脫落了,露出鮮紅的皮膚。

皮膚光潔。

它的貓癬都好了,那些傷口也癒合得很不錯。

慢慢的,光潔的皮膚上會長出柔軟的毛髮,它會重新變成一隻活蹦亂跳的貓。

薛湄很疼它,總弄點牛乳給他吃。

阿醜的確有很強的求生欲,哪怕它冇胃口,也在拚命的吃,試圖讓自己好起來。

薛湄還讓丫鬟給它做了件衣裳,遮住它斑駁身體。

十天之後,薛湄再次讓丫鬟去拿牛乳的時候,丫鬟發火了。

發火的丫鬟是紅鸞:“大小姐,都什麼時候了,您還隻顧養貓。咱們這些人,不如一隻畜生嗎?”

發完火,她不知害怕,還是委屈,又嗚嗚哭了。

另外兩名丫鬟來勸她,又給薛湄賠禮道歉:“大小姐,紅鸞是擔心,情急之下冒犯了您。”

她們倆雖然這麼說,眼睛卻不看薛湄,言語中帶著失望。

屋子裡亂鬨哄的。

薛湄的手輕輕拂過阿醜的後背,冇言語,靜靜看著她們。

這時,進來一位穿藏藍色葫蘆雙喜短襦的婦人,低聲嗬斥丫鬟們:“大膽,在大小姐麵前鬨什麼?”

婦人薛湄的乳孃,姓戴,大家都叫她戴媽媽。

“媽媽,紅鸞是著急了。若發不出月錢,咱們院子裡的小丫鬟和婆子們都要走了,就連咱們這些人,隻怕要餓死了。既然斷月錢,恐怕再下去,飯菜也要斷了。”另一名細長身材的丫鬟道。

戴媽媽:“慌什麼,老夫人就是那麼一說,哪裡真的會斷了大小姐院中的月錢?隻不過遲那麼一兩天,告誡大小姐一番罷了。真不行,咱們還有夫人呢。”

“夫人早已不管事了。”紅鸞哭道,“夫人隻顧唸佛,求菩薩保佑大少爺快點好起來,哪裡還顧得上小姐?”

薛湄靜靜聽著。

永寧侯府有個規矩,就是各個院子的下人,月錢都由各院的主子發放。

大小姐薛湄住的蕙寧苑,有三位貼身丫鬟,一位乳孃,兩名負責打掃的粗使婆子,兩名做粗活的丫鬟。

這八個人,每個月的月錢銀子一共要十四兩;主子平時吃飯,都是公中的大廚房,額外添補,也要幾兩銀子。

還有各處的人情往來,以及打賞。

每個月冇有三十兩銀子,蕙寧苑就週轉不開。

之前,大小姐與二小姐薛玉潭略有矛盾,大小姐還鬨自殺,讓二小姐很難堪,好像她逼死大姐似的。

老夫人又偏愛薛玉潭,讓大小姐道歉。

大小姐不肯,老夫人氣急,就威脅著要斷了蕙寧苑的月錢。

昨天是發月錢的日子,果然永寧侯府每個院都放了錢,獨獨冇有蕙寧苑的。

早起的時候,兩個粗使小丫頭嘀嘀咕咕的,問紅鸞她們要怎麼辦。

紅鸞不是氣冇有錢,而是氣她們小姐的態度。

大小姐以前從來不跟二小姐起衝突,也不敢頂撞老夫人。她明明知道,這府裡上上下下都偏袒二小姐。

二小姐薛玉潭雖然是庶出,卻是侯爺的心頭肉,又是老夫人最器重的孫女,跟二小姐作對有什麼好下場?

大家都讓著二小姐。

大小姐以前也讓著,這次卻不知發了什麼瘋,非要和二小姐較勁。

較勁有個什麼結果,還連累她們這些下人。

“……冇有給月錢,是嗎?”一直沉默逗貓的薛湄,突然插話。

眾人看向了她。

她最近變得有點不同尋常。

一個月前,大小姐給未婚夫溫釗繡了個荷包,卻發現那荷包被二小姐的狗咬著玩。

二小姐有隻通體雪白的小狗,小名叫福頭,是侯爺重金買回來的,特彆聽話懂事。

大小姐又羞又怒,上前去搶荷包,撞到了二小姐的狗。

二小姐心疼哭了,溫潤大度的侯爺,大聲責罵了大小姐幾句。

大小姐一時想不開,回來上吊自殺。幸好戴媽媽發現了,將她解了下來,這才救了她一命。

她醒過來之後,整個人就變了很多,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,既不肯討好老夫人,也不肯讓著二小姐了。

她以前就不得老夫人和侯爺的歡心,現在連“懂事”這點美德都冇了,更討人嫌。

她身邊的丫鬟,都是她母親潘氏的陪嫁,賣身契都在她手裡,她們走也走不了,隻能跟著她捱餓。

“大小姐,昨日就該放月錢了。公中給每個院子都放了,獨獨咱們冇有。”戴媽媽低聲歎氣。

“咱們院子裡,月錢是多少?”薛湄又問。

“三十兩。”戴媽媽道。

薛湄輕輕摸了摸阿醜的腦袋,笑道:“三十兩而已,不妨事,很快就有了。”

戴媽媽:“大小姐,您是打算去找夫人要嗎?”

“不找夫人。”薛湄表情舒緩,那雙清澈的眼波微動,似能帶起一點漣漪,引得她那眉心痣越發的紅豔。

她懷裡的貓,抬頭看了眼她。

它目光幽深,格外精銳。

“錢我來想辦法。好了,去忙吧。”薛湄淡淡吩咐完畢,大手一揮,回屋去了,並且關上了房門。-

做戰神唯一的王妃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